谋定后动警惕盲目投资旅游大项目

当前,旅游业正迎来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吸引了越来越多投资商的眼球。旅游投资可以带动当地旅游产业发展,使社会资本得到集中使用。据国家旅游局最新发布的数字,今年上半年,全国实际完成旅游投资3018亿元,同比增长28%,比第三产业投资增速高16个百分点,比固定资产投资速度高17个百分点。旅游业的发展验证了旅游“不仅是消费热点,也是投资热点”。   在旅游投资中,各地大项目、大手笔时常见诸报端。据《2014年全国旅游业投资报告》,去年全国投资规模最大的十个旅游项目如马颊河生态岛项目、仙湖锦绣项目等单项均超100亿元。旅游业通过大项目、大投资带来结构性改变正是旅游业转型升级的重大机遇,大量社会资本、民营企业涌入旅游业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民营资本对于机会的敏感性与逐利的盲目性是一把双刃剑。 时下,旅游大项目主要是旅游综合体、旅游度假区、主题公园等。以旅游综合体为例,仅去年一年,全国总投资50亿以上的大项目中,旅游综合体项目就有227个,项目数量与实际完成投资额所占比例均超过三分之二。另一方面,在一些旅游休闲城市与资源开发型城市,旅游资源过度开发而有效需求不足的现象也较为常见。据报道,在海南三亚,85%的商品房被岛外人士购买,这些人如候鸟一样,平时根本不来居住。讽刺的是,在热衷于旅游大项目投资的昆明,其呈贡新区曾经被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称为“鬼城”。 旅游投资具有乘数效应,对国民经济发展影响巨大。据估计,今年我国旅游投资将步入万亿元时代。未来三年,我国旅游投资将超过三万亿元。国务院31号文件提出,要“推动旅游开发向集约型转变,更加注重资源能源节约和生态环境保护,更加注重文化传承创新,实现可持续发展”。旅游投资究竟怎么做才能实现这一宏大目标? 一是坚持旅游投资的可持续发展观,注重资源整合。要清醒认识大投资不等于可持续发展。如投资乡村旅游,可以实现“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无疑是未来旅游投资的巨大热点。但发展乡村旅游不一定非得要搞大项目。大规模的资金投入,往往带来对乡村旅游的伤害,甚至会伤及它的历史文脉,伤及它的社会形态,大规模的拆迁、改造对自然环境以及对历史人文的传承都造成了割裂。实际上,针对乡村旅游的水平落后、分散经营,通过资源整合走连锁经营、集约经营道路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同样,投资养老产业也必须研究交易成本与效率。如通过联姻景区,研究配套与功能,完善相关设施,就可以满足老年人养老需求,动不动就搞大投资,项目完成后却门可罗雀,都是没有好好研究投入产出问题。 二是创新旅游投融资平台以及创新旅游招商引资方式。现实证明,一些半拉子工程以及“鬼城”的形成,都与资金链断裂有关。一些大型旅游项目开局豪气冲天,后期难以为继,最终虎头蛇尾。为此,创新旅游投融资平台十分重要。通过旅游产业促进基金,支持有示范作用的旅游项目建设,可以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以山东文化旅游产业基金为例,它通过制度创新建立一种新的融资机制,由银行负责资金募集并托管;由旅游局和银行推荐机构作为基金发起人;以政府专项资金出资作为合伙人,办法包括股权或债权投资。再如针对那些缺乏流动性的旅游资产,可将其转化为在金融市场上流通的证券产品,如旅游景区门票质押,也是值得探索的做法。 三是有重点、有选择地推动旅游项目建设。依照“515”战略提出的“突出旅游目的地自身的特点要求,有重点、有选择地推动旅游项目建设”,据此进行战略布局:政府有关部门要加强投资指导,要保持旅游投资规模能够适应于本地区旅游业发展现状与产业结构的承载能力,对不同的投资项目要区分轻重缓急,保证重点,兼顾一般;要根据当地旅游产业的发展状态,注重产业结构的动态性变化,结合旅游投资环境情况,制定相应产业倾斜政策,对投资进行科学合理的规划和引导,调整各投入要素在产业结构中的分布;要全面兼顾不同属性的投资对象,避免扎堆投资、重复建设,保证周期长、收益慢的公共或准公共产品投资对象能够得到充分的投资。 四是健全完善旅游投资服务管理体制。旅游投资项目是一个系统工程,决不能拍脑袋上马。对于投资项目都要进行科学论证,重视对投资风险的研究,重视项目的科学规划与市场方向把握;要设立宏观监测体系和旅游风险预警系统,改进全国旅游投资项目信息系统,对旅游项目的开发建设进行全面的资料收集和分析,并定期地发布指导性的分析报告和信息;要逐步建立起专业化的旅游投资咨询公司和专门负责旅游业招商引资的服务机构,利用专业机构的分工合作提高投资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