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挖掘研究乡村旅游的综合价值

乡村旅游是一些地方新农村建设的重要推手,是产业结构调整和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抓手,更是农村生态文明建设的切入点。 我国乡村旅游已经走过了近30年的历程。实践证明,开展乡村旅游对增加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生活水平,就地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提高农村就业率,提高地方财政收入、缩小城乡差距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乡村旅游已经成为我国旅游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于乡村旅游,我们更多的是看重其在经济贡献方面的价值,实际上,乡村旅游也是一些地方新农村建设的重要推手,是产业结构调整和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抓手,更是农村生态文明建设的切入点。这恰恰是我们发展乡村旅游的目标所在。如果我们更加重视乡村旅游的综合价值,那么就能达到建设美丽乡村的目的,从而促进美丽中国的建设。 为了进一步推进乡村旅游发展,落实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笔者认为,乡村旅游深度发展有几个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 一是就产品打造层面而言,要防止“千村一面”现象蔓延。首先要防止乡村风貌的千篇一律,随着新农村建设的不断推进,“千村一面”现象比较突出,摧毁了乡村的自然肌理和环境结构,失去了山水乡愁的核心吸引。其次是乡村旅游活动主要是低层次的“两头”模式——村头吃饭、田头吃果的农家乐,这种同质化的产品严重影响了乡村旅游的品质。第三是同质化建设问题突出,很难让游客找到乡村的记忆,也很难感受到农家乐的真谛。 因此,不管是乡村旅游的基础建设——乡村建设,还是乡村旅游的核心载体——旅游活动,抑或是乡村旅游的管理和设施建设,防止雷同,去同质化是深度发展乡村旅游的第一要务。 二是就产业构建层面而言,要从一村一品向一村一业提升。其实,不少地方早已注意到产品雷同化的问题,开始走上多元化发展的道路。例如北京以“一区(县)一色、一沟一类(型)、一村一品”为指导思想打造的十大产品,成都郊区著名的一村一品“五朵金花”都是很好的案例。但是,这些做法还处在低层次的发展阶段。乡村旅游的深度发展就是要走入一村一业的更高阶段,即需要每个村庄都融入乡村旅游的各个环节中,各司其职、通力合作。如环境和区位好的村庄做接待,其他村庄可以根据自身的条件,形成蔬菜村、养猪村、家禽村、豆腐村、粮食村、牧业村、工艺品制作村,乃至土地领养村等,形成产业分工和互相配套,使各个乡村都得到发展。 三是就区域发展层面而言,要从点状、面状、块状发展向全域发展提升。早期的乡村旅游形式以农家乐为代表,是农民利用自家(或租赁)庭院、自己生产的农产品及周边的田园风光、山水风光,以“吃农家饭、住农家屋、干农家活、享农家乐”来满足城市居民乡村休闲、观光和体验农家生活的需求;早期依托景区周边或交通干线旁的良好区位优势而发展起来的乡村旅馆,如北京出现的国际驿站、乡村酒店等,还有些依托古村镇发展起来的乡村旅游村镇,包括各类民族村寨等,这些都属于一村一户发展或个别村庄发展模式,解决的是个别农民或个别村庄致富的问题。而近些年步入快速发展轨道的农业园区,主要依托特色农产品、农业高科技、牧场、水库等农业资源,吸引游客前来观光、学习、体验等,主要以一产为支撑,只是简单的产业组合模式,解决的是农业部分区块调整的问题。不管是一村一户发展或个别村庄发展模式,还是产业组合模式,目前都有待向产业融合模式提升,从而实现以三产差异化定位为目标,以第一产业托底,贯通二产加工业(农副产品和乡土工艺品),构建第六产业。而这种产业融合模式才能使乡村旅游从“单打独斗”走向区域发展,从而解决全域发展的问题。这是我们发展乡村旅游的最终目的。     通过以上三个方面的提升,乡村旅游发展既能满足城市居民的乡愁需要,又能让农民就地就业、农产品就地增值、农村就地城镇化、农俗就地传承、农业就地转型,同时也达到了政府推动新农村建设的目的,实现了农村产业结构的调整。无疑,更能使旅游扶贫落到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