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贸区发展为旅游业改革开放提供新机遇

我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探索如何充分利用“自贸区”发展新阶段提供的制度创新机遇,促进我国旅游业的改革开放,具有较大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近日,国务院分别印发了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等7省市设立“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这意味着我国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自贸区”)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在上述背景下,探索如何充分利用“自贸区发展新阶段提供的制度创新机遇,促进我国旅游业的改革开放,具有较大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我国“自贸区”建设的实质是制度创新,其重要目的就是培育国际化和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将“自贸区”建设成为具有国际水准的投资贸易便利、货币兑换自由、监管高效便捷、法制环境规范的“自贸区”,并向全国扩展和复制推广其创新的体制机制与政策。 我国旅游业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但与发达国家与地区相比,还存在一定的距离,亟须通过“自贸区”促进旅游业更好更快地发展。 2016年,李克强总理在北京举行的首届世界旅游发展大会开幕式致辞中指出,把发展旅游业作为推进结构性改革尤其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方面来抓,实施旅游消费促进计划和旅游投资促进计划,落实向社会资本全面开放旅游市场的举措,进一步深化对外合资合作,以改革开放增强旅游业发展动力。显然,我国“自贸区”发展新阶段,为我国旅游业的改革开放提供了前所未有的重要机遇。 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是第一个建立的“自贸区”,然后是广东、天津、福建3个“自贸区”的建立,这“1+3”自贸区实践在促进旅游业改革开放方面为我们提供的成功经验需要认真总结与借鉴。笔者认为至少有下列五方面: 一是要有促进旅游业改革开放制度创新的组织保障。旅游业是综合性产业,因此,旅游制度创新的过程与创新方案的实施都需要得到各个相关部门的支持。这就要求通过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与各地的旅游领导小组来开展旅游业改革开放制度创新的协调工作。 二是要明确促进旅游业改革开放制度创新的产业范围。旅游是综合性产业,是拉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现代旅游业是融合一二三产业的综合性产业,“一业兴,百业旺”。因此,促进旅游业改革开放制度创新的产业范围,既包括旅游业自身的增长机会,也包括旅游业与相关行业和领域融合发展、催生新业态、优化提升相关行业和领域的机会,即包括“旅游”“旅游+”,或者“+旅游”。 三是要建构促进旅游业改革开放制度创新的内容体系。每一个地方的“自贸区”制度创新重点都具有其所在地的特点。例如,上海抓住了中国(上海)邮轮旅游发展实验区的制度创新;广东抓住了在珠海横琴新区片区重点发展旅游休闲健康产业的制度创新;天津抓住了发展国际邮轮业务的制度创新;福建抓住了平潭片区重点建设两岸共同家园和国际旅游岛的制度创新。同时,要注意促进旅游业改革开放制度创新内容的系统性,包括旅游投资管理领域,旅游贸易便利化领域,旅游金融领域,旅游服务业开放领域,旅游海关监管制度领域,旅游质量检验检疫制度领域,旅游营商环境领域,旅游创新创业领域等。 四是要充分利用“自贸区”具有的“境内关外”的优势发展旅游新业态业。即在“自贸区”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内——属于“境内关外”地区,在不进入非海关特殊监管区的情况下,举办会展的入境商品不需要缴纳进口税,这就为在海关特殊监管区内发展国际旅游会展业态提供了便利。 五是要注意积极复制推广“自贸区”的先进经验。在非自贸区区域可以积极复制推广自贸区的先进经验,如“负面清单管理”“单一窗口”等先进经验。 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等7个新设立“自贸区”的省市可借鉴上述经验,并依据自身区位、资源、产业特点,探索利用“自贸区”促进当地旅游业改革开放的新方向与新举措。例如,辽宁省可发挥其拥有的工业优势,重点推进旅游装备制造业的发展;浙江省可发挥其拥有的舟山群岛的资源优势,重点推进海洋旅游的发展;河南省可发挥其拥有的中医中药优势,重点推进国际医疗旅游产业融合发展;重庆市可发挥其拥有的山水与文化资源优势,重点推进山水与文化旅游;四川省可发挥其拥有的文化旅游优势,重点推进文化服务海外推广模式,支持发展以传统手工技艺、武术、戏曲、民族音乐和舞蹈等为代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旅游、会展、品牌授权相结合的开发模式;湖北省可发挥其拥有的800多年的楚文化优势,重点打造国际文化旅游目的地;陕西省可发挥其拥有的文化旅游资源优势,重点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旅游合作,推动中医药健康旅游发展。这些地区也可以进行积极的交流,发挥协同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