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群”正成为中国新型城镇化主体形态

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当前的中国,正在保持着较高速的经济增长速度,也在经历着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有别于早期单一地区的城市化,在北京、上海等若干超级大城市下,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正在起着集群效应。 001B7R1izy6Sjzam2dWb8690 昨天下午,一场主题为中国城镇化的“城市群”模式分论坛在博鳌举行,来自中国、荷兰、日本等国家的经济领域学者专家以及政府官员,共同探讨“城市群”如何对中国的经济社会形态和城市体系产生深远影响。 城市是人类发展进步的一个标志,城镇化与人类文明发展息息相关。2014年,我国制定了《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提出到2020年,我国城镇化要实现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左右,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5%左右。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首席经济学家李铁说,从2000年起中国城镇化每年以1.3%的速度在增长,现在是8.5%增长速度。到2020年,实现规划中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的目标没有问题。但是要注意到,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之间还有两个百分点的差距,这个差距如何缩小,还要继续努力。 人口流动被看作是城市发展潜力大小的判断标准。近几年来,中国一些城市以落户口、买房补贴等政策来吸引人才,这些政策能否真的留得住人才?对此,会议嘉宾有不同的看法。 亚洲银行副行长斯蒂芬格鲁特认为,就业机会是一座城市最主要的吸引力,城市能给年轻人提供就业机会,有良好的发展空间才能留得住人才。 同西方很多发达国家一样,中国的大量城市因劳动力密集产业兴起,当城市发展到一定程度,交通拥堵、空气污染、公共服务紧缺等“城市病”开始显现,很多城市将面临产业调整的挑战。 日本前总务大臣增田宽也分享了日本的城市发展转型经验。他说,日本在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也是依靠着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发展起来,城市无限扩大出现了很多“城市病”,日本逐步把这些产业转移到了其他国家,大力发展金融、旅游等第三产业,以及人工智能等新型科技产业,到了上世纪90年代,日本的东京已经逐步扩大显现出城市群效应。 荷兰南荷兰省省长杰帕斯密认为,成功的城镇化不应该是将城市与农村分割开来,而是互相优势互补。 (本报博鳌4月10日电)  (来源:海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