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改造见到大成效 广州城市更新工程惠及260万居民

老旧小区改造,是否一定要大拆大建?广州给出了不同的办法。维持现有建设格局基本不变,通过局部拆建、建筑物功能置换、保留修缮等更新方式,对相应老旧小区实施“微改造”,这种“针灸疗法”虽然程序多、环节多、投入精力多,但是“改不改”“改什么”“怎么改”充分尊重居民意愿,换来居民生活更舒畅、更方便。 漫步在修葺一新的天河东德欣小区,只见树木葳蕤,映衬着干净漂亮的水泥路面、风雨连廊、滨水小径、休闲广场,还有丰富多样的健身设施、规划完善的停车场、无死角的治安监控、家门口的综合服务站…… 谁能看得出,一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墙体剥落、电线乱拉、蟑螂横行、出入逼仄的老旧小区?“没有大拆大建,却能让居民生活得更舒畅、方便和惬意!‘微改造’让260万‘老广州’真真切切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中山大学城市化研究院院长李郇赞叹道。 明确责任主体 上百个老旧小区实现微改造 早在2015年2月,广州就成立了市级城市更新局,并于2016年1月1日正式出台实施了《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及旧村庄、旧厂房、旧城镇更新实施办法三个配套文件,合称城市更新“1+3”政策,与全面改造相对应,提出“微改造”,与全面改造协同推进。 “所谓微改造,是指在维持现有建设格局基本不变的前提下,通过建筑局部拆建、建筑物功能置换、保留修缮,以及整治改善、保护、活化,完善基础设施等办法实施的更新方式,主要适用于建成区中对城市整体格局影响不大,但现状用地功能与周边发展存在矛盾、用地效率低、人居环境差的地块。”广州市城市更新局局长杨承志介绍。 “经过摸底,全市存在功能配套不全、建设标准不高、基础设施老化的老旧小区多达779个,涉及80万户260万居民。”广州市城市更新局副局长邓堪强介绍。 “要命的还不是体量太大,关键是对于‘微改造’,开发商都不肯沾边,因为容积率只增不减,几乎无利可图。不少部门和基层也有畏难情绪——因为程序多、环节多、投入精力多。”杨承志坦陈。 广州市委主要负责同志提出,“制定实施涉及260万居民的779个老旧小区微改造行动计划,推进200个老旧小区微改造,重点抓好住宅加装电梯、‘三线’整治,解决环境卫生、消防安全、社会治安、供水质量等突出问题,持续提升老城区人居环境。”2016年,一场面向全城的“微改造”开始了。 说干就干!广州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主持召开全市老旧小区微改造工作部署会,把老旧小区微改造列入“十大民生实事”。同时,成立市城市更新工作领导小组,市城市更新局牵头,发改、财政、国土规划、住建等部门协同,各区政府作为第一责任主体,全力推进各项工作开展。目前,全市已累计投入财政资金约18亿元,完成微改造的小区达106个。 实施“针灸疗法” 各个环节充分反映居民需求 “城市更新,就像一位医生对城市不同区域的不同对象,去检查、评估、处置,不同于‘外科手术’的推倒重来、简单快捷,‘微改造’采取‘针灸’类保守疗法,即进行局部修改、实施功能置换。”邓堪强这样解释道。 说微改造如“针灸”,一点也不假,数据可以作证。光是德欣社区,整个微改造,“一通二修三补”下来,共拆除各类违法建筑、违规招牌雨棚701平方米,整治“住改仓”56家,清运淤泥、杂物及各类垃圾410多吨,清理沟渠2000米,疏通化粪池和下水道350处,平整铺设路面13073平方米,铺设透水砖7182平方米,清理各类飞空“三线”62266米,铺设地下管线86000米,增设监控30个…… 与此同时,一场名为“老广州·新社区”的老旧小区微改造欧洲博彩威廉希尔方案竞赛,在全市范围内如火如荼地开展,面向社会广泛征集微改造方案,旨在进一步建立大家对小区的认同感和归宿感,探索“共建共治共享”新模式。 “传统设计只需按任务书来,而老旧小区改造项目既定条件和因素复杂得多,因此保持跟街道、居委、住户的良好沟通很重要。一句话,每个环节都要充分反映居民需求。”广州市城市更新规划研究院院长骆建云告诉记者。 德欣社区还以“1+N+X”组织架构为抓手(“1”是社区党总支部,“N”是助理网格员,“X”是兼职网格员),健全党建引领的多元化治理方式。建立社区党群服务平台,开展党员教育服务管理,成立了建设管理委员会,推选了党小组长、楼栋长,并组织召开居民代表大会、党员大会各3次,讨论协商会议63次,电话宣传、调解840余次。发动党小组长、党员、楼栋长、居民代表、志愿者等620人次,逐家逐户、逐店逐铺进行宣传发动、调研改造需求、征询意见建议。开设改造专栏,及时发布各类告知书、温馨提示和施工进展,最大限度争取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在充分听取征求意见、达成共识的基础上,方案表决支持率达98.8%。 梳理任务清单 以共建共治共享促进宜居宜业宜游 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广州摸索出了五坚持五结合打造“五有”老旧小区的“广州经验”,2017年底,广州被列为全国老旧小区改造试点城市。 什么是五坚持五结合?即坚持探索创新,先行先试与有序推进相结合,打造有品质的老旧小区;坚持先民生后提升,改造重点与居民“痛点”相结合,打造有口碑的老旧小区;坚持党建引领,空间改造与长效治理相结合,打造有内涵的老旧小区;坚持共同缔造,居民自治与社会参与相结合,打造有活力的老旧小区;坚持可持续发展,城市修补与历史文化保护活动相结合,打造有情怀的老旧小区。 按照“改造一批、策划一批、储备一批”的原则,广州又制定了微改造三年(2018—2020)行动计划,拟投入财政资金50亿,覆盖小区587个,梳理出“任务清单”60项,包括设施升级、拆违整饰等49个基础完善类项目和加装电梯、绿化节能等11个优化提升类项目。 各区将老旧小区微改造作为惠民生的书记项目,实行区委书记统筹、常委分片指导,确保民生实事“一竿子插到底”。如荔湾区实施“百梯万人”党旗红书记项目,“区—街—社区”三级党组织的书记抓电梯加装工作,协调解决电梯加装问题。越秀区兴隆东小区以群众下单、党委接单、共建做单的“菜单”服务方式,切实解决老大难的积水和卫生等民生问题。 改造前,“改不改”“改什么”“怎么改”充分尊重居民意愿,改造方案结合居民需求制定并公示,确保改造内容切合居民需求;改造中,推动建立建设管理委员会、业主委员会等组织,完善日常协商议事平台和机制;改造后,将居民满意度作为验收标准之一,由街道指导居民自主维护管养。 广州是一座有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约50%的老旧小区位于历史文化保护范围,如何留住老广州人的“乡愁”十分重要。在永庆坊项目,特地保留岭南传统民居的空间肌理特点,导入创客空间、文化创意等休闲产业。对陈家祠、上下九骑楼街等10个文化景点周边老旧小区,则进行连片微改造,在“点”上精雕细琢、“线”上串联故事,促进宜居宜业宜游。 “下一步,广州市将以‘五个一’为抓手,即秉持一个理念(以人民为中心)、健全一套组织实施机制、打造一批示范工程、探索一套共建共治共享模式、建立一套评价体系,持续推进老旧小区微改造,促进城市品质上新水平,让人民生活更美好。”杨承志说。 (来源:《 人民日报 》( 2018年07月23日 10 版) 记者 罗艾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