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林:城市化进一步往前城市规划面临两大问题

“我对中国城市规划最不喜欢看到一句话就是,’到某某年城市常驻人口要控制多少万以内’。”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徐林表示,这种“控制性语言”背后反映的是一种管制理念,“不符合城市规划面临一些弹性的要求。” 在7月26日举行的2018(第十三届)城市发展与规划大会上,徐林分享了他对城市化进程中规划问题的新思考。在他看来,过去40年中国经历了快速的城市化过程,但城乡之间、农业与非农产业劳动生产率之间的差距仍然很大,“人往高出走的这种趋势不会停止,城市化还会进一步往前发展。” 与此同时,随着城市可持续发展面临的挑战日益增长,对城市规划提出了新的要求。“第一个就是城市规划引导,它的弹性在哪里?第二,城市规划作为一个空间规划,它的约束刚性又在哪里?”徐林如是说到。 在解释“弹性”时,他特别提到目前“控制人口”与“发展经济”的矛盾。 徐林直言,没有一个城市的城市规划、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会对本地的经济做出约束,所以规划中不会出现“城市经济规模到某某年应该控制在多少范围内”这样的表述,但通常会用“到某某年城市常驻人口要控制多少万以内”这样的语言。 但事实是,只要城市的经济是一种扩张性预期和规划,城市的人口一定是增加的,“因为经济规模的扩大,一定会带来就业的增加,带来城市人口的增加。” 未来如何解决这种矛盾?这位曾经的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表示,过去他们在做国民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时候,面临的经济发展大多数问题都是受市场调节影响的,都是用的预期性的语言和目标来描述。 因此,在他看来,做城市规划的时候,一定要处理好城市未来发展哪些因素是受市场主导的。对这些受市场主导的发展目标、产业选择等内容,应该更多体现预期性和规划的弹性。 当然,作为空间规划,城市规划毫无疑问要具有约束性。 徐林指出,这种约束的刚性主要表现在对空间利用的管制和约束方面,包括绿地的保护、公园的空间、与城市绿色低碳发展的节能环保等领域的一些目标和要求。“但是在城市规划和设计方面,我们目前对这一方面的约束还不够,未来要进一步强化的。” 他还表示,希望未来的城市规划能够多方参与,特别是引进更多的公众。“城市规划,实际上是利益协调和调整的过程,这个时候公众的参与、利益主体的参与,就显得至关重要,所以我们需要一种利益协调机制。”徐林说,城市规划总体来说是老百姓自己的事,应该要有更多的程序性安排,让老百姓更多地参与,形成共识。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