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特色小城镇投资发展潜力研究报告(2018)》发布 最具投资潜力 特色小镇主要在东部

5853cf81594e42119141aeccf28aa166      无人机拍摄的玫瑰小镇。陕西省商洛市洛南县古城镇有一处芳香四溢的玫瑰小镇,2000多亩七彩玫瑰花、郁金香让昔日贫穷落后的小山村,蜕变成农旅融合、旅游脱贫的“玫瑰小镇”。 记者 陶明/摄        近年来,我国特色小城镇建设如火如荼,成为社会资本关注热点。特色小城镇投资发展潜力需要根据其区位、资源、产业、环境和服务等方面的独特之处来科学评价,从而为社会资本参与小城镇建设提供可靠的决策依据,也可引导各类发展要素向特色小城镇集聚。特色小城镇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平台,也是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抓手。近年来,我国特色小城镇建设如火如荼,成为社会资本关注的热点领域之一。
       近日,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和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联合发布《国家特色小城镇投资发展潜力研究报告(2018)》,披露了对全国403个特色小城镇的投资发展潜力研究成果。        专家表示,通过研究特色小城镇的资源家底和投资发展潜力,弄清特色小城镇在区位、资源、产业、环境和服务等方面的独特之处,可以为更多社会资本参与小城镇产业、住宅及基础设施建设等提供更可靠的决策依据,引导各类发展要素向有特色、有潜力、可持续的特色小城镇集聚。 发展重点各不相同        2016年7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三部门联合公布的《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到2020年,我国将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两年来,各地特色小城镇和特色小镇建设持续升温。目前,除了2批403个国家级特色小城镇外,各省区市提出打造的特色小城镇和特色小镇数量超过1500个。各地涌现出一批产业特色鲜明、要素集聚、宜居宜业、富有活力的特色小城镇。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表示,一些特色小城镇通过完善小镇功能聚集人才等要素,激发了经济新活力;一些地方注重结合自然和文化资源,促进了文化传承、生态保护和建设发展的有机融合;一些地方进一步推动城乡要素资源的有效配置,带动了原住居民共建共享,有效助力精准扶贫。        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产业五部副主任黄玫玫表示,特色小城镇的建设有利于集聚人才、技术、资本等要素,实现小空间大集聚、小平台大产业、小载体大创新,有利于推动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培育特色小城镇过程中,有些地方也出现了概念不清、定位不清、急于求成、盲目发展以及市场化不足等问题,有些地方甚至存在政府债务风险和房地产化加剧的苗头。为此,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四部门在2017年底印发的《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有关部门要对已公布的两批403个全国特色小城镇、96个全国运动休闲特色小镇等,开展定期测评和优胜劣汰。        “由于不同地区经济发展基础、资源禀赋的不均衡现象,导致各地特色小城镇发展状况和重点各有不同,因此客观、科学地评价特色小城镇发展潜力,能够促使每个小城镇根据自己独特的地理和资源优势寻找发展路径,并通过相互比较借鉴,清楚了解发展短板,确定薄弱环节,在最能提升综合实力的领域集中发力。”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经济智库事业部副总经理金雷表示。 城市群带动作用较大        《研究报告》采用区域助推动力、特色竞争潜力、经济增长实力、城镇支撑活力、行政保障能力、生态环境载力、网络关注热力7个方面22个维度30个指标,综合计算特色小城镇的发展潜力指数。        “我们优化了适用于特色小城镇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指标体系,以客观公正的原则,对特色小城镇的区位、资源、产业、环境和服务等进行综合评价。”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城镇欧洲博彩威廉希尔研究院副院长冯新刚说,课题组通过建立特色小城镇发展潜力的理论模型和指标体系,从全国403个特色小城镇中筛选出了投资潜力较大的100个特色小城镇。其中,上海嘉定区安亭镇、浙江湖州莫干山镇等进入投资潜力前20强,上海浦东新区新场镇、福建安溪湖头镇等进入百强榜单。        “这批特色小城镇普遍区位好、规模大、经济强、资源丰富、设施完善、行政效能较高,在吸引要素和人口集聚方面有较大优势。”金雷说。        区位和交通是特色小城镇最基础的发展因素。根据《研究报告》,当前我国最具投资潜力的100个特色小城镇主要分布在东部地区,这与东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随着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以及长江经济带等战略的推进,中西部地区有一部分特色突出、发展较快的小城镇也迈进了百强行列。相比之下,东北地区进入前100位的特色小城镇较少。        经济区位因素对特色小城镇发展的影响大。排名前20的特色小城镇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区域,尤其是三大城市群辐射范围。其中,长三角经济圈13个,泛珠三角经济圈6个。前100名特色小城镇中,位于长三角经济圈范围内的占48个席位,泛珠三角经济圈占31个,环渤海经济圈占16个。此外,“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等战略决策涉及区域的特色小城镇投资发展潜力也较为突出。        “未来,各类要素仍然会向各大经济圈集聚,在经济圈内部,会由大城市向小城镇乃至乡村扩散,处于经济圈内特别是城市群辐射范围内的特色小城镇会有更多机遇。”冯新刚说。 多重因素影响发展潜力        当前,我国村镇数量众多,人口基数大。截至2017年末,我国城镇化率已达58.52%。预计到2030年,我国小城镇常住人口将突破2亿人,还将有5亿人口留在农村。按照世界各国城镇化发展的普遍规律,我国依然处于快速城镇化阶段。乡镇和农村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具有巨大的投资发展潜力。        “特色小城镇不仅代表着中国小城镇的发展方向,更是破解长期以来小城镇发展缓慢、产业和建设缺乏特色的有效途径,也是破除城乡二元结构,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带动广大农村地区脱贫攻坚,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重要载体。”金雷表示。        《研究报告》指出,特色小城镇的经济增长实力主要反映特色小城镇经济发展的基础实力、投资热度、产业集聚度和人才集聚度,主要由当前经济发展规模、近年来固定资产投资额、主导产业投资增速、创新程度、劳动力结构、薪资水平等指标体现。        冯新刚表示,小城镇的发展潜力不等同于现阶段的经济实力,它既取决于自身独特的资源,又受外部环境影响;既受益于当前的发展现状,也取决于未来的成长空间。同时,环境载体的承受度、社会服务保障度甚至口碑知名度等都会对发展潜力产生一定影响。        沈迟也表示,发展特色小镇产业要“特而强”,既要独特,又要有强大的生命力;功能要“聚而合”,功能不能太分散;形态要“小而美”,不要把大城市的社区空间形态简单复制到特色小镇来;机制要“新而活”,才会有吸引力。当前,应循序渐进发展“市郊镇”“园中镇”“镇中镇”等不同类型的特色小镇,不能盲目把产业园区、旅游景区、体育基地、美丽乡村、田园综合体以及行政建制镇戴上“特色小镇”的帽子;要按照特色小城镇建设的初衷,创新体制机制,搭建创新创业平台,推进特色小城镇的创建工作。 作者:林火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