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阶段中国区域旅游业发展新趋势

       我国已经进入新一轮改革开放启动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速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关键期,经济社会发展“新常态”战略转型期,新型城镇化全面推进期,与之相对应,随着中国旅游由大众旅游初级阶段进入中高级阶段,区域旅游业发展的“全域化”融合、一体化协同推进也成为重要发展趋势。特别是在长江经济带国家战略、“一带一路”国际化战略等背景下,旅游业作为有全局意义的战略性产业地位愈加凸显。因此,在新阶段,认识区域旅游业发展新趋势,并做出全局性、方向性、战略性判断,有助于科学推进区域旅游健康发展。   助推国家区域发展战略,全面融入区域发展,成为旅游业发展的新导向。
       新阶段,“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培育区域经济新的增长点中国区域经济战略的重要任务,也是通过改革创新打破地区封锁和利益藩篱,全面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培育中国经济发展新动力的重要战略举措。充分发挥旅游业综合带动效应、联动辐射效应以及先导先行作用,立足国家区域战略需求,特别是推进目前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长江经济带国家战略,以及中国主导‘一带一路’国际化战略,进而推动区域旅游业全面发展、对接发展、融合发展和一体化发展,使旅游业发展获得持久动力,已成为区域旅游业发展最重要的战略导向。
  东部地区转型融合,中西部地区升级培育,成为区域旅游发展的新动向。
       “新常态”体现了包括经济增长速度转换、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经济增长动力变化、资源配置方式转换、产业结构调整转型、经济福祉包容共享等在内的多种内涵和重要特征。但是旅游业在中、东、西部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中的地位和作用有所不同。东部地区已逐步步入后工业化阶段,旅游业发展重点在于推进旅游业国际化,充分发挥旅游业在城市产业转型和现代服务业培育中的重要性;而对于处于工业化初期或中期的中西部地区,特别是在中西部“老少边穷地区”,旅游业发展应体现在推动城镇化进程和核心支撑产业培育等方面。相对于东部,中西部地区旅游业在区域社会经济发展全局中的战略地位更加凸显,因此,新阶段东部提升和中西部旅游业跨越发展,旅游业区域发展更趋于均衡也将成为区域旅游格局的重要特征。
  城市休闲和城市旅游崛起,成为区域旅游业发展的新亮点。
       按照国际经验,城市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城市化率超过50%时,城市发展便从数量扩张向质量提升转变。跨上5000美元的台阶,展现的将是经济繁荣发展、人民生活富裕、生态环境优美、文化特色鲜明、社会安定和谐的新型城市。新型城镇化首先在于解决城市发展质量问题,而构建适于居住的人居环境(人类工作劳动、生活居住、休息游乐和社会交往的空间场所)是其核心内容之一。城市是社会公众最主要的生产和生活场所,在国家《国民休闲旅游纲要》中城市在旅游休闲产业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无论是改善休闲环境,推进国民旅游休闲基础设施建设,还是完善国民旅游休闲公共服务,基本上都以城市为中心展开。这一方面强调了城市作为旅游休闲主体地位不容动摇,另一方面也凸显了旅游休闲在推进新型城市化进程中的重要作用。特别是随着中国城市群的快速发展和国际化的不断提升,城市未来不仅是最大的休闲产品,更是最为重要的旅游目的地。
  依托完整地域生态文化单元,跨区域目的地成为整合提升的新热点。
       基于国家主体功能区地域空间管制规划,在优化提升区和重点建设区,以城市群为主导,进一步提升开发强度、优化城市体系;城市群的崛起会产生旅游消费的空间集聚和全面释放,在环城游憩带基础上,城市群的重要生态功能单元以及地域文化单位,将成为城市群重要的休闲度假基地,并形成区域性产业集聚,推进区域性生态、生产和生活空间的空间重构。在传统精品旅游目的地的基础上,以流域性地理生态单元或社会文化单元为核心的“大山、大水、大乡村”等区域发展格局将全面形成。2014年,皖南国际文化旅游示范区上升为国家战略,标志着区域旅游目的地发展进入了“全域化”提升阶段。
  科技、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建构区域旅游网络提供新支撑。
       随着城市化进程和城市群崛起,区域旅游逐步从传统精品旅游景区“点”的吸引,转变为区域性旅游目的地(大山、大水、大城市、大乡村)旅游经济“面”的集聚。而随着以高速交通网络(包括航空、高铁、高速公路)、高速宽带网络建立和着自驾车时代的到来,这些交通廊道逐步形成重要的旅游经济廊道,并串联起既有城市和旅游目的地,逐步推动区域旅游向“点”、“线”、“面”网络化格局转变,这种格局将进一步放大和提升旅游业的带动和辐射效应,并为中西部许多旅游自然和人文环境最有区带来新的发展机会。
  区域旅游一体化体制机制探索创新,将成为区域旅游发展的新动力。
       与区域旅游发展相一致,依托现有战略规划,以更多主体参与为目标,在更高层面上,建立区域旅游协调机制,并且逐步形成以国家和地方政府为主导,旅游者、旅游企业以及当地社区共同参与的新型区域旅游业发展治理模式,继而推进区域旅游管理模式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另外,与其相配套的区域旅游业发展的投融资机制、对特殊地区扶持机制、区域对口帮扶机制、区域公共服务共建共享机制、区域“人才柔性流动”机制以及土地、金融和税收等政策也相应进行调整和完善,并成为区域旅游业发展的新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