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利用景观设计抵御各种犯罪?

摘要:利用景观设计抵御犯罪有可能吗?我们要仔细思考一下我们所能做的事情。众所周知景观设计的作用远远超过了美学概念。建造功能性和活跃的空间、改善进入户外的通道、使街道和广场对残疾人更加友好、鼓励可持续性方法的实施是景观设计领域所倡导的思想。但是你知道景观设计也能抵御犯罪吗?   通过环境设计从街道眼过渡到预防犯罪 由于如火灾、洪涝以及各种各样不可避免的自然灾害,设计往往与安全相关。但是对怎样建造开放空间能有助于减少或增加犯罪的理解要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早期。 加拿大作家和积极分子简•雅各布斯是第一批把犯罪和安全与建筑环境结合在一起的人。在“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出版于1961年)中,她讨论了一个城市的街道和步行道在确保行人安全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她发明了“街道眼(eyes upon the streets)”一词,代指经过一个空间时无意识地进行防卫的行人或社区。1972年建筑师奥斯卡•纽曼发表了“防卫空间”一书,把预防犯罪加入到了设计实践中。通过环境设计抵御犯罪的概念依然存在着。 但是这些概念怎样在设计中实施的,尤其是在景观设计中实施呢?   为夜间安全设置照明设施 正如雅各布斯在书中强调的那样,良好的公共照明设施扩大了视野,能确保晚上独自一人行走的安全。因此,在景观设计项目中,照明设施不应该只用于凸显道路,也应该提高犯罪容易发生区域的能见度。其目的不是过度使用照明设施,把晚上照成白天;一种创新的灯光照明技术既能照亮户外空间,又不会损害自然夜景。   良好的能见度 提高能见度不仅仅是安装良好的照明设施。道路和角落处没有良好的能见度会使人感到不安。所以景观设计师要避免建造完全孤立的户外空间。然而人们喜欢半隐蔽的空间如秘密花园这样的,分层结构的设置既能建造成部分封闭的空间,还能保证安全。 巴黎雪铁龙的公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塑造了一系列视觉上分离的花园同时从高架桥和公园其他较高的区域上又能够看到它们。   社会管控 “街道眼”有助于减少犯罪。在热闹的街道或是公共空间上,受害人不会感到自己孤立无援。但是景观设计怎样把空间变得更加活跃呢? 事实是设计非常能影响人们接近某个区域的方式。如果它很受欢迎且有举办活动的空间,那人们就不会抛弃这个空间。丹麦Kildebjerg Ry一个现代社区公园的户外体育馆展示了如何把一个公园转变成一个更加活跃的空间的新方法。 避免忽视感 一个公园或广场的植物久未被维护、道路也破烂不堪,这样既不会吸引行人,还会引发犯罪,因为这表示这个空间缺乏人类活动,会成为犯罪的目标。景观元素看起来整洁并得到了精心地维护才能够有助于该空间不会成为犯罪行为的目标。西班牙马德里的月亮广场证明了空间设计材料选择的重要性,它既防止了涂鸦,又吸引了游客。在广场的改造项目当中,设计师选用了生锈的耐候钢——一种很难粘合或喷漆的材料。   公共和私人空间的联系 在防卫空间的原理中,奥斯卡•纽曼提到公共和私人空间的结合是自然监控的一种有效方法。建筑和景观设计之间的结合对安全的有效性具有关键作用。建筑的设计应该最大化与外界的视觉联系,透过窗户和透明材料能观看地到。为了改善奥地利维也纳住宅项目Frauen-Werk-Stadt主观安全感,阶梯和通道都用透明的玻璃与户外隔绝。这是提升监督的一种有效方法。   实现各有所需的愿望 地理学家和规划家领导的研究(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显示出于安全的考虑,女人比男人更有可能不会去公共空间,尽管女人在家里面比外面更容易受到攻击。这个事实要让景观设计师意识到空间的设计是怎样影响不同的人群。安全城市规划项目是联合国人居规划署创新项目,让参与者在某些社区里与女人一起行走来确定那些不安全的地方,并要考虑女人的想法进行改造。 唯一的缺点是很难判断一个新的设计是否能真正地能减少犯罪,就像没有报道的那些犯罪一样。另一方面,一个区域的流行度会随着一个新的设计而增长或减少,这表明景观设计向驱逐犯罪方向前进了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