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兴边富民新支点

“其他地方很难买到蒙古国进口的牛肉干和奶制品,即便有价格也比较贵;而这里的旅游商品又多又正宗又便宜!”在二连浩特市旅游购物退税区,北京游客刘莹兴奋地竖起大拇指。不仅在二连浩特,如今在吉林延边珲春口岸体验“一眼望三国”、在黑龙江黑河口岸畅享“一船游两国”、在云南瑞丽口岸乘兴饱览“一江连两国”等边境旅游备受青睐,边境地区正成为热门旅游目的地。 近年来,伴随着边境旅游试验区和跨境旅游合作区(以下简称“两区”)建设的加快推进,边境地区的旅游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水平与综合环境不断改善,正在从出境旅游通道向国际旅游目的地转变,旅游业发展为边境地区带来了客流、物流、资金流,也带来了就业、创业、创新的勃勃生机,成为沿边地区开发开放、富民兴边的崭新支点。   落实中央深改部署   推进旅游“两区”建设是落实国家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是贯彻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重要举措,同时也是多部门共同推动的综合性工作。 2015年12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支持沿边重点地区开发开放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明确提出,要研究设立跨境旅游合作区和边境旅游试验区,并确定国家旅游局作为牵头单位。今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兴边富民行动“十三五”规划》提出,推动建设边境旅游试验区、跨境旅游合作区和全域旅游示范区。今年4月,商务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海关总署、质检总局等五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试验的若干意见》提出,要支持沿边试点地区建设边境旅游试验区和跨境旅游合作区,积极培育沿边旅游开放新支点。 在今年年初召开的2017年全国旅游工作会议上,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提出,大力推进全域旅游,实施15项重点行动、42项重点工作。其中,“两区”建设工作再次纳入重点工作领域。 去年以来,国家旅游局研究制定了“两区”工作方案,明确了发展目标和推进步骤,在跨境旅游合作区工作部署中,突出因地制宜、双边合作、便利往来;在边境旅游试验区工作部署中强化政策集成、制度创新、全域发展,努力形成“两区”互相促进的发展格局。 国家旅游局还会同相关部门制定下发《关于加快推动跨境旅游合作区工作的通知》和《跨境旅游合作区建设指南》,并下发《关于申报设立边境旅游试验区的通知》,加强对各地开展“两区”工作的业务指导。主管局领导带队赴内蒙古、新疆等地通过实地考察、座谈等方式了解情况,听取意见,推动工作,赴11个边境城市的口岸、互市贸易区、旅游项目等进行实地调研,在吉林省和云南省分别召开南北两个片区现场会,请相关部委与沿边省区代表现场对接,共同研究如何将沿边开发开放政策在“两区”中落地。 国家旅游局政策法规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跨境旅游合作区方面,主要从合作的角度,在双边毗邻区域,加强旅游便利化水平和政府间的旅游宣传推广和管理合作。边境旅游试验区要从改革的角度出发,从产业发展的角度落地,通过政策集成和制度创新,将境外的游客流和境内的资金流导入边境旅游试验区,将边境地区探索“全域旅游发展模式”的旗帜树立起来。 目前,“两区”工作顺利推进,前期部署、实地调研、政策梳理等阶段性工作都已经基本完成。下一步,国家旅游局将与相关部门共同对各省区设立“两区”的方案进行把关论证,待方案成熟后报送国务院审批。   激发改革开放活力   全国各地党委、政府高度重视“两区”建设工作,在关键领域积极探索、先行先试,形成了一些工作手段,一批支撑性项目正在形成,民间自发的旅游商贸市场需求不断扩大。 广西边境旅游试验区和中越跨境旅游合作区建设,得到中越双方的高度重视。2016年4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访问越南期间,与越南总理阮春福就推动边境地区跨境旅游合作等项目与越南达成一系列共识和成果。7月,广西区政府成立中越合作区保护和开发德天(板约)瀑布旅游资源广西方协调委员会,由自治区主席陈武担任主任。自治区党委常委、副主席蓝天立,自治区副主席张晓钦召集相关部门,专题研究推进中越德天(板约)国际旅游合作区建设。8月,越方相应成立了越南高平省中越合作保护和开发德天(板约)瀑布旅游资源协调委员会,中越旅游合作区省级协调平台正式建立。 吉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主任陈守君介绍,为推进边境旅游和跨境旅游发展,吉林省不断完善旅游双边多边协调机制,积极参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大图们倡议”旅游委员会(GTI)等国际旅游合作、协作组织;有效利用东北亚地方政府首脑会议、中俄地区混合工作组会议机制,推动吉林省与东北亚地区旅游合作;还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国际旅游厅、朝鲜国家旅游局、朝鲜有关市(道)旅游局开展经常性双边会谈,建立健全旅游协调机制,实现了信息共享、人员交往和旅游业的协同发展。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主任刘劲柳介绍,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两区”工作,将两区建设和探索工作列为自治区党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2016年工作要点,并确定了分工方案,由自治区旅发委作为牵头单位,自治区公安厅、自治区外办、乌鲁木齐海关等相关单位作为参加单位共同推进此项工作。 当前,“两区”工作的稳步推进,正在激发沿边旅游改革开放的新活力,旅游业兴边富民的成效正在加速显现。正如国家旅游局相关负责人所说,开展“两区”建设,就是要实现沿边地区由出境旅游通道向旅游目的地的转变,通过丰富旅游产品体系,完善旅游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推动沿边地区旅游业的转型升级、提质增效,同时为沿边地区拓展新的发展空间。   改革瓶颈仍待突破   记者走访中发现,“两区”创建工作仍面临一些问题,主要体现在多边合作和第三国口岸开放、出入境证件使用和办理、签证便利化、口岸通关便利化、客车出入境便利化、边境旅游项目审批、旅游用地、财政扶持等方面,这些都将进一步推动旅游改革走向“深水区”。 “‘两区’创建重点、难点在于通关便利化,建议国家层面协调公安、交通、商务、边防、海关、检验检疫等相关部门,在人员、车辆通关便利化方面多做努力。”广西壮族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甘霖说。 “建议国家旅游发展基金重点支持跨境旅游合作区及试验区开发生态旅游项目和旅游形象宣传推广。”黑龙江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主任刘显富建议,支持各类金融机构进入跨境旅游合作区及试验区设立分支机构。鼓励各类社会资本在跨境旅游合作区及试验区设立小额贷款公司;支持保险资金以债权、股权等形式,投资跨境合作区及试验区基础设施建设等。 吉林省延边州旅游局局长朴峰希望,国家尽快修订边境旅游管理政策和相关法规,在免检、免税、金融扶持、土地、林地指标、出入境审批、专项资金扶持等政策上对实验区建设给予倾斜,通过边境旅游试验区建设,促进跨境旅游合作。 “各地不同程度存在政策集成、产业发展、保障措施的具体操作性不够强、制度创新不足等问题。”内蒙古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副巡视员郑家宁建议,相关部门应出台落实中央相关文件的细化指导措施,把优惠政策真正落地,解决两区创建工作涉及的土地审批、入境免签、离境免税、便利通关、自驾出入、口岸建设、专项投入、财税扶持、金融创新等共性问题。 国家旅游局政策法规司相关负责人说,“两区”建设是顺应“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重要举措,是推动内陆沿边开放的创新之举,更是推进我国与周边国家共同发展的实际需要。国家旅游局将进一步加强部门间协调,充分调动沿边各地区的积极性,努力推进“两区”建设尽早落地,促进沿边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