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经济带重庆生态保护补偿长效机制 经验借鉴和启示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生命线,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重庆地处长江上游地区和三峡库区腹心地带,境内长江流程679千米,居上游各省区市之首。保护好长江母亲河与三峡库区,事关重庆长远发展,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伴随可持续发展战略的深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产生巨大转变。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这是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总要求和根本遵循。面对长江经济带战略的重大使命,如何构建生态保护补偿长效机制,对于国家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国外流域生态补偿实践        一是充分保护区域生物多样性,展现多元生态成效。
       英国北约克摩尔斯农业计划是欧洲生态保护补偿政策的成功经验之一。主要的做法包括注重珍稀动植物多样性保护,注重转移生产压力、鼓励低密度种植,确保环境保护、刺激地方就业,保持个体农场主管理其农场事务的灵活性,鼓励使用传统的利于生态保护的耕作方式,对促进并增强自然景观和野生动植物价值的农场主提供补偿等。
       二是通过从经济发达地区直接向经济落后地区财政转移,实行流域生态补偿。
       例如德国与捷克成立双边合作组织,达成双边协议,征收排污费,鼓励财政贷款,申请研究津贴,促进下游德国对上游捷克经济补偿,长期改良农用水灌溉质量,保持流域生物多样性,提升流域生态环境质量。
       三是政府承担绝大部分流域生态补偿资金,流域下游收益地区的税费用于补偿上游地区的生态保护群体。
       美国流域生态补偿成功模式的代表性实例是纽约市和凯茨奇尔流域之间的清洁供水交易。纽约市政府用投资环保的形式,有偿使用流域上游的生态服务系统。政府税务部门明确了流域内利用水资源与保护流域生态环境的责任,利用向水资源用户征收税费、发行国债及信托基金等多种渠道,筹措用于补偿流域上游生态保护主体的经费,激发相关主体运用科学有效的方法,开展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
国内流域生态补偿经验借鉴        一是跨省合作,建立跨行政辖区的流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
       江西省政府和广东省政府在南昌签署《东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两省本着“成本共担、效益共享、合作共治”的原则,以流域跨省界断面水质考核为依据,建立东江流域上下游江西、广东两省横向水环境补偿机制,实行联防联控和流域共治,形成流域保护和治理的长效机制,确保水环境质量稳定和持续改善。
       二是注重省内跨区域合作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建设。
       广东省建立一系列流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通过经济建设专项资金投入与财政转移支付,对源头的生态保护主体进行资金支持;浙江东阳市和义乌市把市场机制引入到流域水库的开发利用管理中;浙江宁海、临安、德清等市在流域生态补偿实践中建立了“异地开发补偿”的制度,明文规定下游给予上游生态补贴;处于流域源头的浙江金华市不仅在下游进行异地开发,还在其源头设立“金磐扶贫经济开发区”,大力支持扶贫区域的基础设施建设,建立健全扶贫开发地区的制度规范。
       三是设立专门机构,依据“专项资金”拨付,进行大流域生态补偿。
       福建省设立专门机构,依据“专项资金”拨付,进行九龙江、晋江以及闽江三大流域生态补偿。福州市逐年增加对闽江上游地区的南平市以及三明市的生态保护补偿资金,两市自身也每年增加相应资金配套,全力支持三大流域的水源保护以及流域污染整治工程。
长江经济带重庆生态补偿长效机制经验借鉴和启示        一是完善生态保护补偿立法。
       加强长江经济带生态补偿立法,明确生态补偿责任和义务,为生态补偿规范化运作提供法律依据。尽快制订长江经济带环境保护的相关办法、出台长江流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指导意见,对生态、经济和社会等领域的生态补偿做出全局性、战略性统筹部署。
       二是推进重庆纳入国家生态补偿机制重点试点城市。
       建议将重庆纳入国家生态补偿机制重点试点城市,特别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和生态补偿力度,争取在重庆市开展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国家级试点;作为“设立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和自然生态监管机构”改革试点;建立省际间重点区域和流域生态文明建设机构;加快推动重庆东北部、东南部和大娄山生态屏障建设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将重庆纳入国家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试点,将万州、开州、丰都等沿长江区县分批纳入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范围。
       三是构建基于长江全流域的生态补偿长效机制。
       支持长江经济带加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优化经济结构、发展替代产业和特色产业,大力推行清洁生产,发展循环经济。长江下游是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的直接受益者,也是我国较发达的地区之一,应当以经济或实物转移支付,加强长江下游对上游的补偿,促进上游区域产业优化升级,加强全流域污染防治、生态保护与建设。建立促进跨行政区的流域生态保护补偿专项资金,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和生态补偿力度,实现利用资源创造经济价值的利益再分配,充分体现保护生态环境资源的生态价值。通过对生态保护区群众维护和改善生态环境、保持生态平衡、保护生物多样性等进行补偿,强化生态补偿奖励机制。
       四是实现生态补偿方式多样化。
       依据生态补偿推动、激励生态保护,补偿方式包括输血型补偿、造血型补偿等类型。输血型补偿是指在补偿过程中采用实物或资金的方式,对政府、企业和居民的损失进行直接补偿;造血型补偿是指以各种方式帮助群众建立替代产业,主要包括政策补偿和智力补偿等方式。积极借鉴国内外在生态补偿成功经验,坚持改革创新,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生态补偿机制。
参考文献
【1】杨竑杰. 太湖流域生态补偿机制研究[D]. 上海:上海交通大学,2012.
【2】卢小志. 华北地区跨流域生态补偿机制研究[D]. 河北:石家庄经济学院,2012.
【3】刘桂环,陆军,王夏晖. 中国生态补偿政策概览[M]. 中国环境出版社,2013.
【4】李远. 流域生态补偿、污染赔偿政策与机制探索——以东江流域为例[M].经济管理出版社,2012.
(本文来源  公众号:规划前沿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