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改造”到城市“更新”

      旧城需提升,城改造应运而生大多数城市是在旧城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方面,旧城在城市社会经济生活中占有不容忽视的地位;另一方面,旧城的环境质量每况愈下,已到了非改建不可的地步。旧城的困境表现在落后的基础设施,道路狭窄、路网结构不合理,导致交通拥塞混乱;水、电、气等设施不够使用,生活质量下降等,这些是旧城问题的关键。还因为其中大量的老旧居住区,破旧房屋,设施匮乏,环境恶化等现象严重,直接影响到千家万户的生活,这是旧城问题的核心。长期以来,因为对于城市作为一种“生命有机体”的认识不足,更由于我们对城市发展问题的看法太过短视,致使许多旧城改造实际上都采取了简单化的大拆大建的做法。人们常常把“旧城区”看作是城市的“包袱”和“毒瘤”。再加上强大的商业利益的驱动,在旧城改造中采取不分良莠、大肆拆迁、平整土地、重新建设的做法,就显得“效益明显”、“顺理成章”。
但是,这种改造往往直接瓦解了城市原有的社会结构和文化脉络,其市场化运作对高回报率的追求,又屡屡突破城市规划对建设的控制,导致城市历史格局、肌理的破坏和传统风貌的丧失。
城市改造从拒绝到接受开发商        广东最早开展了城市三旧改造,担负着为全国城市的三旧改造提供新鲜经验的重任,并且取得了一些成绩,无论是广州还是佛山都为三旧改造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取得可喜的成绩。比如佛山的1506创意城、祖庙东华里片区岭南文化广场、禅城石头村等等成为“三旧改造”的典范,被称为“三旧改造佛山模式”。城市发展全过程就是一个不断更新、改造的新陈代谢过程。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城市更新就作为城市自我调节机制中的重要环节存在于城市发展之中。城市更新的概念也处于动态发展中。在广州,2009年,伴随着迎亚运整饰工程的开展,广州市的“旧城镇、旧厂房、旧村居”也进入轰轰烈烈的改造热潮;到了2012年,广州的三旧改造出现了较大的方向性调整,突出表现在强化政府主导、应储尽储、成片连片、调整收益分配比例四个方面。“成片连片改造”成为了广州市“三旧”改造的重要模式。
       由于涉及拆迁补偿、回迁等诸多问题,牵涉面广、相关利益方的复杂矛盾,广州市在涉及旧城改造领域一直十分谨慎。广州市政府曾一度禁止房地产开发商参与,旧城改造经历了从“拒绝开发商”到“接受开发商”反复的过程。作为房企合作参与的广州城中村改造试点项目,2008年以来推进的猎德、林和、杨箕、琶洲等重点旧改项目,均已实现村民原址回迁,而片区商住开发的同期推进,也让区域城市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通过引入房地产企业参与旧村改造,政府迅速利用庞大的社会资金解决了短期内改变广州旧城落后面貌、提升城市发展格局的巨大资金缺口问题
注重历史人文的保存,旧城进入了“微改”时代        而2016年1月1日起施行的 《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则提出了“城市更新”的概念,这是对以往三旧改造经验的总结、延续、完善、提升,这也意味着广州的旧城进入了“微改造”时代。“城市更新”理念,就是要在进行城市修复时,保留住原有历史肌理和城市个性。广州的城市更新,强调以人为本,突出保障城市和人的安全,通过腾退一批影响环保、危险化工等企业,减少环境污染,消除城市安全隐患,对建成区中存在安全隐患的建筑,实施局部拆建、整治的“微改造”,缓解、消除安全隐患。同时,充分挖掘老城区潜在资源和优势,保护和修缮文物古迹、工业遗产,对历史建筑予以活化利用,延续历史文脉、保存城市记忆。
       目前,广州多项正在进行中的城市更新项目稳步推进中,泮塘五约微改造示范区建设预计年底启动;黄埔区港航中心城市更新项目一期计划2017年竣工,打造华南区域性的港航要素聚集中心,未来将成为广州黄金岸线新亮点。未来,广州的城市更新将创新城市更新融资模式,设立城市更新基金,引入社会力量参与土地整备等。在更新过程中,由政府扮演规则制定者的角色,负责政策、规划等制定,市场则主要扮演实施者的角色,负责按相关规划,在政策允许的框架范围内推动城市更新项目的具体实施。
在全国范围内的“三旧”改造中,以下是具有代表性的几个“更新”范例城市: 1、城中村:不大拆大建也能完美蜕变从厦门最穷的城中村到中国最文艺的渔村,曾厝垵没有经历大拆大建,全靠村民自主更新扮靓。曾厝垵位于厦门岛东南部,村落面海而建,村民以捕鱼为业,是传统的闽南渔村。过去的曾厝垵和中国大多数城中村一样,天上“蜘蛛网”,地上“垃圾场”。到了1997年,厦门环岛路建成,厦门大学的师生陆续来到曾厝垵租房作画,逐渐吸引了一些雕塑家、作家、导演与音乐人陆续入驻,形成“文艺渔村”的雏形。
厦门市思明区政府看好曾厝垵发展文化旅游产业的前景,启动“曾厝垵共同缔造工作坊”,让来自规划、建设、社区营造等不同专业的专家、学者献计曾厝垵改造,引导村民参与规划和治理。如今,曾厝垵文艺产业与家庭客栈兴起,成为“中国最文艺的渔村”。旅游产业的发展让村民收入水平逐年提高,一间客栈的年租金高达上百万。
2、旧街区:局部改造带动连片更新同样是在厦门,通过旧城更新改善居住环境,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并且找回老厦门的味道,鹭江街道是一个成功的例子。鹭江街道原是厦门典型的老城区,建筑老旧,多以砖木结构为主,人口老龄化也十分严重。街道所在的厦门市思明区政府通过组织工作坊的形式,让政府人员、高校师生、居民代表等共同研究旧城的有机更新。
鹭江街道一开始先挖掘片区存在的文化要素,包括老剧场、传统古旧味道的老字号饭店、骑楼等特色风貌建筑等,以它们为改造的抓手。城市更新启动后,根据群众的意见,政府放弃了把老剧场用地改为停车场的想法,转而改造成市民急需的公园广场,但仍然保持剧场的元素,比如里面有传统技艺体验区、电影展馆等。鹭江街道围绕这些主要的文化要素,鼓励周边的建筑进行改造,尝试民宿、咖啡馆等商业运营。
3.老街道:释放城市公共空间上海的愚园路升级为2.0版本。愚园路一度是上海西区的高级住宅区,但由于历史原因,时至今日,路上的老洋房、老式里弄较多,但景观绿化、公共活动空间则相对稀缺,沿街业态相对杂乱,其更新注重城市公共空间的释放。愚园路长宁段街区风貌提升工程西起定西路,东至江苏路,一期改造包括街区形态改造和初期业态升级。目前,街区景观风貌已有多处新亮点,包括露天可踩踏草坪等,而城市更新的2.0版将重点对愚园路现有商业形态进行调整升级。据了解,区内共有121处列入保护单位名单的优秀历史建筑,共计约400栋,这些建筑目前大部分仍作住宅使用,经年累月,愚园路上出现了一些违法搭建和破墙开店现象。历经深入调研后,上海长宁区将愚园路作为“十三五”开局打造特色街区的试点路段,由政府和社会力量共同推进更新改造。将愚园路街区风貌更新作为样本,正是当地对新形式下城市更新的重要探索:一改以往“大拆大建”思维,通过现有空间解决社会公众不断提升的城市公共功能需求,唤醒沉睡许久的城市文脉。 在已经完成的更新中,更多公共空间在向公众释放。位于愚园路1107号的弘基创邑园门口,原本有一片380多平方米的停车场,企业在此次城市更新中主动打开围墙,将停车场改造为开放式耐踩踏草坪,去年已成功举办了一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音乐会,今后草坪爵士音乐节也将定期在这里上演。 (来源:广东建设报围城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