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乡村旅游地的旅游空间结构研究

上海乡村旅游地的旅游空间结构研究 胡德翠 摘要:本文以上海市为例,探讨了上海乡村旅游地的空间分布规律和旅游空间结构。其一,在界定乡村旅游概念的基础上,运用GIS技术分析了上海乡村旅游地的空间分布规律。从乡村旅游的发生地、乡村旅游的本质和乡村旅游的客源地等三方面界定乡村旅游的概念,并结合上海乡村旅游自身的特点对研究对象进行了扩充;运用GIS分析研究发现上海乡村旅游地主要集中在距离市中心30-60km内,40km处为乡村旅游地密集带,整体上呈现“反距离衰减”现象,并聚集在三大区块,即杭州湾北岸,西部郊县和崇明生态三岛;根据上海乡村旅游资源的特质,把上海乡村旅游产品划分为农业型、度假型和文化型三种类型,探讨各区块的产品结构类型。其二,运用近邻指数和网络拓扑分析等方法探讨了上海乡村旅游地的旅游空间结构。运用邻近指数分析了乡村旅游资源的集聚度,研究表明上海乡村旅游景点呈集聚分布;运用网络拓扑分析乡村旅游交通的发达程度,研究表明上海乡村旅游交通的连接度处于中等水平,连通性也较差,环度水平较低,尚未形成较密集的旅游交通网络;最后结合乡村旅游客源市场的空间结构分析,为上海乡村旅游的发展提出相应的对策。 关键字:乡村旅游;空间分布;旅游空间结构 目前,乡村旅游已经在世界各地蓬勃开展起来,引起了国内外许多学者们的关注和研究。学者们的研究多集中在乡村旅游的开发与规划、乡村旅游的发展模式、乡村旅游的影响、乡村旅游的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已经取得丰富的研究成果。但有关乡村旅游空间结构的研究相对薄弱。 国外方面,有学者从空间角度对乡村旅游地的类型进行了划分。如Stephen LJSmith在国家尺度上将旅游划分出城市旅游、户外游憩、度假/划船、城市边缘旅游4个类型[1]David BWeaver将城市居民出游目的地划分为专业旅游带、中心商务区、地方邻里区、名胜地带和乡村外围5个带[2]国内方面,一些学者提出了“城乡交错带”(陈佑启1995)、“环城游憩带”(吴必虎1999)等概念并探讨了在其范围内的旅游地类型及空间分布规律。还有一些学者专门研究了乡村旅游地的空间结构。吴必虎等(2004)研究了我国城市周边乡村旅游地空间结构,发现中国乡村游地在大、中城市周围的分布总体上呈距离衰减趋势,且在城市周边的分布主要有两个密集带[3]。秦学(2008)研究了我国乡村旅游的空间分布格局,研究发现我国东中西部乡村旅游开发不平衡,全国有三个乡村旅游相对发达的地区,并从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面上提出优化空间结构的策略[4] 上述研究仅从地理学空间结构角度揭示了乡村旅游地的空间分布类型和空间分布规律,尚未从旅游空间结构角度出发,探讨在都市区域乡村旅游活动的空间组织状态和属性,从而未能为确立空间定位、特色的旅游产品和实现区域间的空间竞争和合作提供强有力的依据。发展乡村旅游在满足城市居民旅游需求的同时,也顺应了城乡统筹发展的客观要求,是促进城乡互动发展的有效途径。而城乡互动发展过程必然引起区域空间结构的变化,通过空间结构创新能够有效推动城乡发展[5]。然而目前的都市旅游开发多局限于都市的中心城区或核心区,对都市边缘地区和都市腹地地区的旅游开发重视不够,非但没有增强都市在区域旅游发展中的集聚和辐射效应[6-7],相反却将城市周边地区和城市辐射腹地排斥在了都市旅游的概念之外,从而使处于城市边缘区的观光休闲农业发展受阻,进而影响整个都市旅游的可持续发展[8]。本文以我国最大的城市上海为例,尝试探讨在大都市区旅游空间相互作用下,为城市周边乡村旅游的深度开发和结构优化提供参照。 上海乡村旅游的分布及产品类型 1.1 乡村旅游的界定 对乡村旅游概念的界定是进行相关研究的基础,对明确研究对象的范围有着直接作用。关于乡村旅游的概念,国内外很多学者都对其进行了界定,至今尚未有同一的说法。但随着研究深入和实践的发展,对乡村旅游的界定在一些核心要素方面得到了基本的认可,主要包括有:(1)乡村旅游的发生地是乡村,非城市地区。分布类型主要是大城市郊区、自然景区周边的服务区、散布在广大农村,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9]。(2)乡村性是其本质和核心[10]。(3)乡村旅游的客源地主要是以城市居民为主[11]。旅游活动是否发生在乡村地域成为界定乡村旅游的一个重要标准,一些学者认为在城市郊区的主题农业园也属于乡村旅游,笔者认为主题农业园虽然是与农业风光或相关的农业生产活动有关,但没有体现乡村性的本质,是属于农业旅游的范畴;同时,发生在乡村旅游地区的旅游活动并不都是乡村旅游,比如一些俱乐部、度假村等。 以上是狭义上的乡村旅游概念,而在实际研究中常常结合不同地区的情况对其内容有一定的变动或扩充。对于上海这类大城市郊区的乡村旅游,由于郊区城市化的快速发展,乡村特色在逐渐退减,纯粹意义上的乡村旅游研究不能满足实践的发展需要,特别是处于市郊的农业园和森林公园,是城市居民假日重要的出游地,而且其旅游活动能够满足游客农业体验和乡村观光的需求。因此,本文依据上海乡村旅游发展实际情况对乡村旅游的概念有一定的扩充,研究的对象包括了处于近郊的农业园和森林公园。 1.2 上海乡村旅游发展概况 上海乡村旅游萌芽于20世纪80年代,1991年南汇县举行的第一届“南汇县桃花节”可谓是上海乡村旅游的正式起步。1994年上海第一个农家乐项目——崇明前卫村农家乐开始对外经营。1995年浦东新区孙桥现代农业园对外接客。随后,乡村旅游在上海的各郊区县兴起。2003年浦东新区孙桥现代农业园区接待参观者和游客129775人次,旅游收入562.16万元。2004年第14届上海桃花节,在短短的20多天日子里,共吸引游客60余万人,直接营业收入1600多万元[12] 与此同时,上海市旅游委和相关部门制定的政策和举办的活动对乡村旅游的发展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2004年上海市旅游委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已联合发布《农家乐旅游服务质量等级划分》地方标准。2006年“五一”、“十一”黄金周,上海市旅游委、市农委共同推出“上海市乡村旅游十条精品线”、“发现都市田园——我喜爱的上海乡村旅游景点评选”等活动,吸引游客均超过50万人次。总体来说,上海乡村旅还处于起步阶段,发展还不成熟有需进一步完善的地方。 1.3 上海乡村旅游地的空间分布 目前,上海已建成具有一定规模的乡村旅游的景点有82个。其中国家农业旅游示范点16个,其中有一些是4A3A级景区(如表1)。空间分布上主要聚集在三个区块(如图1):一是南部杭州湾北岸,即奉贤、浦东新区南部(原南汇区)和金山;二是西部郊区,即青浦、松江和金山的西北部;三是北部的崇明三岛。 1 上海各区县乡村旅游景点
区县 乡村旅游景点名称
浦东 新区 沪渝农庄、浦东牡丹园、上海孙桥现代农业园区、凌空农艺大观园、临空农业园区、上海滨江森林公园、南汇书院人家(洋溢村农家乐)康南园艺场、上海鲜花港、中荷玫瑰园、大团桃源、南汇桃博园、南汇桃花村、滨海世外桃园、芦湖港临港桃源、国际水岸休闲农庄、滨海森林公园、新场古镇水乡桃源、桃源民俗文化村
奉贤 江南渔村农家园、东篱园、逸趣农园、花果山百枣园、上海都市菜园、玉穗绿苑、申隆生态园、奉贤现代农园、星源农庄、绿都农园、申亚乡村度假农园、香豪小镇、申亚瑞地怡园、青村世外桃源、南城休闲农庄、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
金山 农村新天地--中华村农家乐、施泉葡萄园、施普都市桃源、燕都果园、文蕾果园、山阳田园、金山现代农业园、漕泾休闲水庄、芳心园农庄、枫泾古镇、金山农民画村
松江 叶榭马桥村“农家乐”、新桥花卉苗木交易中心、五厍休闲农业观光园、广富林农庄、泗泾都市农艺园、渔夫农庄、青青旅游世界、西部渔村垂钓休闲中心、佘山国家森林公园
崇明 绿港村农家乐、瀛东村、前卫生态村、明珠湖公园、东平国家森林公园、西来农庄、高家庄园、天使海滩度假村、桔园度假村
青浦 凯博休闲农庄、金家农家乐、大千庄园、景苑水庄、金龟岛渔村、四季百果园、淀山湖森林度假村、朱家角古镇
嘉定 毛桥村-华亭人家、马陆葡萄主题公园、安亭镇银杏示范基地、戬浜镇特色合作农场
宝山 东方假日田园、蔬菜现代化园艺场、吴淞炮台湾湿地森林公园、罗店古镇
闵行 七宝古镇、黄浦江水文化博物园
资料来源:根据乡下网、上海市各区县旅游网、农业旅游网以及《上海旅游年鉴(2008)》、《上海工业旅游、乡村旅游景点导读》、《上海农业旅游调研报告》等整理 注:2009年上海市南汇区划入浦东新区,其中原南汇区乡村旅游景点共13 将上海市地图导入Mapinfo,输入各景点的经纬度,利用软件中的工具测量各景点与上海市中心人民广场的距离。以10km为一个区段,计算各区段内的乡村旅游地的个数,得到乡村旅游地在上海市周围随距离变化的情况。如图2所示,上海乡村旅游地的分布有两个圈层,即距离市中心30km范围内的近郊旅游圈和60km范围的远郊旅游圈。由表2可知,上海市乡村旅游地主要集中在距离市中心20-60km范围内,占了总数的91.47%40km左右是上海乡村旅游地密集带,且总体上看乡村旅游地个数随着与城市距离的增加而衰减现象也不是特别显著,出现“反衰减现象”。 1 1上海市乡村旅游地的空间分布 上述结论与吴必虎等研究发现中国乡村旅游地在城市周围20km左右和70km左右是两个密集带的结论有所偏差。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上海是我国城市化水平最高的城市,城市化的飞速发展使得中心城区“摊大饼式”向四周蔓延,因此,城乡结合带与城市中心距离更加远一些,乡村旅游地在城市周围40km左右是密集带。另外,都市居民本地周边游憩出现“反衰减规律”并非与“距离衰减规律”相左,在一定距离范围内,当具有一定的可自由支付能力和闲暇时间的条件下,外界的新鲜事物势必产生强烈的吸引力,“居民出游时存在一个门槛距离,超过这个门槛距离才有距离衰减现象”[13]。由于上海市三面环海的地理环境,郊区的自然环境更加满足城市居民回归自然的需求,以及上海市居民出游能力和交通条件等优势,而导致上海乡村旅游地呈现出“反衰减现象”。 2 2 上海乡村旅游地分布的两个圈层 乡村旅游景点与城市中心的距离
城市中心距离(km 个数 百分比 景点代表
d10 10d20 20d30 30d40 40d50 50d60 60d70 0 5 16 24 18 17 2 0 6.1 19.51 29.27 21.95 20.73 2.43 浦东牡丹园、七宝古镇、孙桥现代农业园区 马陆葡萄主题公园、东方假日田园、青青旅游世界 毛桥村-华亭人家、南汇桃花村、玉穗绿苑 上海都市菜园、崇明瀛东村、五厍休闲农业观光园 洋溢村农家乐、崇明前卫生态村、金山农民画村 西来农庄、绿港村农家乐
1.4 上海乡村旅游的产品类型结构及分布特征 本文借鉴了相关的乡村旅游产品分类,结合上海乡村旅游资源特质,把上海乡村旅游产品划分为农业型、度假型、文化型三种类型。农业型的乡村旅游产品有农业主题园、观光农园、高科技农业园等;度假型的乡村旅游产品有农家乐、森林公园、休闲农庄、度假村等;文化型的乡村旅游产品有古镇、古村落、农业主题博物馆等。由表3可知,从数量上看,农业型和度假型的乡村旅游旅游产品占了90%,文化型的乡村旅游产品只占10%。从空间上看,乡村旅游地分布最密集的南部杭州湾北岸区块,农业型的乡村旅游产品占了很大比例,其产品类型多是观光农园和农业主题园,旅游产品雷同现象严重,需进行合理规划提高旅游产品水平,突出个性特色;乡村旅游地聚集的西部郊区,依托淀山湖的自然风光以及江南古镇文化,产品类型以度假型为主,但其聚集程度很高,要避免恶性竞争;北部的崇明三岛依托生态农业和岛屿的自然风貌,乡村旅游产品类型定位是度假型,需丰富旅游产品类型。 3 上海乡村旅游产品类型结构
区县 农业型 度假型 文化型 合计 占总量百分比
浦东新区 8 9 2 19 23.17
奉贤 10 6 0 16 19.51
金山 7 2 2 11 13.41
松江 4 5 0 9 10.98
崇明 0 9 0 9 10.98
青浦 1 5 2 8 9.76
嘉定 3 1 0 4 4.88
宝山 1 1 2 4 4.88
闵行 0 0 2 2 2.43
             
旅游空间结构分析 2.1 旅游资源集聚度分析 集聚度反映了旅游景点的空间分布的集中与离散程度,有集聚型、随机型和均匀型三种空间分布态势,定量评价集聚度可采用最近邻指数来分析。最近邻分析法是由生态学家ClarkEvans(1954)最先提出的,被认为适用于特定空间里大量的点,呈不规则分布的情形。PinderEbdon改进了最邻近分析模式,使其能使用于任何形式的点的空间分布模式[14]。其公式为: 式中:R为最近邻比,表示点状事物的空间分布性质,R1表明点状事物有集中分布的趋势,R=0表示完全集中,即所有点集聚到一点;表示点状事物之间的平均距离,即每一点与其最近点之间的距离相加后除以n的值;a为研究区域的面积,n为点状事物的数量[15] 上海乡村旅游景点有82个,上海市面积约6340km2 ,利用Mapinfo软件测算出82处乡村旅游景点间的平均距离为4.318km,即n=82a=6340=4.318,所以上海乡村旅游景点的R值为0.306,这说明上海乡村旅游景点属于集聚分布,有利于旅游线路的空间组织和对区外形成综合竞争力。但局部区县过度集中,详见表4,如青浦区R值为0.149,区内的竞争激烈,易产生资源集聚屏蔽效应。 4 上海各区县乡村旅游地的近邻指数
区县 崇明 浦东 奉贤 金山                       松江 青浦 嘉定 宝山 闵行
近邻指数 0.281 0.35 0.491 0.342 0.365 0.149 0.339 0.220 0.239
2.2 旅游交通网络拓扑分析 运用拓扑指数分析方法对上海乡村旅游交通网络结构进行定量分析。主要有β指数、γ指数和α指数。β指数是网络中节点的平均连线数,是对网络连接性的度量。连接度是表示交通网络的发达程度,表征乡村旅游各景点之间客流联系的可能性。公式为:β=L/P(β值的范围为03)。γ指数是用来反映区域网络中的连通发达程度,公式为:γ=L/(3(P-2))(γ的范围是01)。α指数是度量网络回路性程度,又称环度,公式为:α=L-P+1/(2P-5)(α的范围是01)。其中P为节点数,L为两点间的直接连接数。 由于地域范围广,景点众多,本文将距离较近并位于同一主要交通线路上的景点集中抽象为一个节点;同时受到时间和资料的限制,本文不可能对连接节点的所有交通线进行分析,因此遵循最短距离原则,仅对连接节点的主要交通线路进行分析,即高速公里、国道、省道,忽略普通公路的分析。上海乡村旅游交通网络中,节点数P=72L=88。通过计算可得,β=1.222,γ=0.419,α=0.059。计算结果显示,目前上海乡村旅游交通网络的连接度处于中等水平,连通性也较差,环度水平较低,尚未形成较密集的旅游交通网络。由于本文选取的是较高级别的交通通道,所以其连接度水平还是可以的。但其中,还有一些重要的景点没有高等级的交通道路连接。如崇明的东平森林公园、原南汇区的鲜花港等。 2.3 客源市场的空间结构分析 城市居民是乡村旅游的主要目标市场。从乡村旅游的流向上看,国际国内基本上呈现出“城市客源——乡村资源”单向流动特征。农村居民出游量很小,而城市居民到乡村旅游的流量还是很大的,城市是个很值得开发的乡村旅游客源市场[16]。随着现代都市居民消费观念日益成熟,多样化的旅游需求,使得客源市场复杂性提高。虽然上海乡村旅游定位在以市民休闲度假市场为主要目标,但同时必须兼顾在沪外国人和外地来沪人员休闲度假、会议商务奖励市场[17]。同时,由于近年来沪外地人员的不断增多,成为上海市长住居民的重要组成部分。据调查研究这些人员不仅分布在市中心及近郊等经济发达地区,远郊地区也有所分布区[18]。因此,上海乡村旅游主要客源地集中指向上海市区,还包括各区县的城镇居民和外来人员,以及与上海毗邻的城镇居民,如浙江、江苏等地。客源市场构成主要是上海市居民,还有一些外国、邻近省和外地人员。 3  结论及对策 综上所述,通过运用GIS技术和近邻指数、网络拓扑分析等方法,对上海乡村旅游地空间结构进行了分析,主要有以下几点结论:(1)空间分布上:目前,上海市乡村旅游地主要集中在距离市中心30-60km范围内,40km左右是上海乡村旅游地密集带,总体上呈现出“反距离衰减”现象;乡村旅游地主要集中在南部杭州湾北岸、西部郊县及崇明三岛三个区块;上海乡村旅游产品的类型丰富,从数量上看农业型和度假型的旅游产品占了绝大部分,文化型的乡村旅游产品较少,空间上看有的区块同种类型的乡村旅游产品分布较集中,需要处理好竞争与合作的关系。(2)旅游空间结构上:上海乡村旅游景点的分布式呈集聚分布的,有利于进行区域合作及空间线路的组织,但局部区县分布过于集中,容易产生屏蔽效应;上海乡村旅游交通网络的连接度处于中等水平,连通性也较差,环度水平较低,尚未形成较密集的旅游交通网络,成为发展上海乡村旅游中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上海乡村旅游的客源分布主要集中在上海市区,周边邻近城镇及本市县区也是不可忽视的客源市场。     总的来说,上海乡村旅游应在都市旅游框架下开发,基于与“长三角”地区其他城市的功能定位差异,将观光与休闲农业作为城市间游客互通、交流的重要产品环节,通过在城市边缘地区布局可实现各城市在旅游地域空间上的衔接[8]。结合以上几点结论,本文提出几点具体对策如下:(1)完善交通网络。目前,上海区内乡村旅游景点之间的连通性较差,进一步完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加强区县之间的交通建设,形成旅游通道空间网络化、一体化。(2)加强区间合作,优化空间布局。上海乡村旅游景点是呈聚集分布状态,有利于进行合作,避免恶性竞争。如突破行政区域限制,建立合作结构,明确各区域的发展方向,联合开发设计乡村旅游产品和组织旅游线路。优先开发旅游资源禀赋好、基础设施完善的景点,以“点”为中心带动“面”的发展,最终实现旅游空间的合理布局。如加强农业旅游示范点和A级景区的建设,充分发挥其带动作用。(3)细分客源市场,丰富乡村旅游产品类型。上海乡村旅游客源市场的多元性,需要对其进行细分,针对不同的客源市场需求开发旅游乡村产品,丰富乡村旅游产品的层次。总体上看,上海市文化型的乡村旅游产品较少,应进一步挖掘乡村旅游的文化内涵。如结合上海乡村地区的民间艺术、风俗习惯等开发。 参考文献 [1]Smith S L J. Regional analysis of tourism resources [J].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1987,14(2). [2]Weaver D B. Model of urban tourism for small Caribbean islands[M]. New York. Geographical Review,1993. [3]吴必虎,黄琢玮,马小萌.中国城市周边乡村旅游地空间结构[J].地理科学,2004246):757-762. [4]秦学.中国乡村旅游的空间分布格局及优化[J].农业现代化研究,2008296):715-718. [5]余斌,曾菊新,罗静.中国城镇非密集地区城乡发展的空间创新研究[J].地理科学,2007273):296-303. [6]贾铁飞、张振国.大上海旅游圈旅游资源配置研究[J].人文地理,2004195):89-92. [7]张振国、贾铁飞.长江三角洲地区旅游圈的构建[J].人文地理,2005202):72-75. [8]贾铁飞,何雨,魏少琴.都市旅游圈中观光与休闲农业的布局与开发——以上海及“长三角”地区为例[J].乡村旅游研究,20076):89-102. [9]肖佑兴,明庆忠,李松志.论乡村旅游的概念和类型[J].旅游科学,2001 (3)8-10. [10]何景明,李立华.关于“乡村旅游”概念的探讨[J].西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2285):125128. [11]谢彦君.以旅游城市作为客源市场的乡村旅游开发[J].财经问题研究,199910):79-81. [12]陈国权殷明发沈超.上海农业旅游调研报告[R].2005. [13]吴必虎,伍佳.杭州市本地居民休闲游憩行为与偏好研究[C].现代休闲方式与旅游发展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北京:北京联合大学,2006361-366. [14]汪德根.呼伦贝尔—阿尔山旅游区旅游资源空间结构研究[J].干旱区地理2008313):456-462. [15]章锦河,赵勇.皖南旅游资源空间结构分析[J].地理与地理信息科学,2004(1)99103. [16]王莉,王万同,梁留科.中国乡村旅游客源市场研究[J].资源开发与市场,200723,(2):188-189. [17]吴国清.都市型乡村旅游发展创新研究——以上海市为例[J].生态经济,200810):104-108. [18]汤志平,王林.上海市人口布局导向战略研究[J].城市规划,2003275):6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