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前沿探究

      中国旅游发展30年,也经历了一系列变化。基本上已经从早期扩张规模的阶段进入了一个结构优化的阶段,下一步要达到一个水平提高、效益提高的阶段。我简单归纳一下,中国旅游发展前沿包括十个方面。管窥蠡测,还请多多指正。
一、市场大变化
      这个市场大变化就是国内市场在不断增长,因为现在老百姓的一个基本判断是大钱花不起,中钱不用花,小钱敞开花。所谓大钱是百万元级的消费,中钱就是十万元的消费,现在北京人想花十万元买一辆车,是受限制的,不是想买就可以买的。可是旅游是从几十块钱的消费,顶多到万元级的消费,所以很自然,其他的钱或者花不起,或者不需要花,剩下的钱就旅游吧,这是国内旅游市场膨胀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当然,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收入也在增加,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碰到的是有经验的旅游者,追求是多样化的追求,所以如果我们还是以传统的大众观光旅游的思路是不合适的。这是旅游发展根本性的选择。

二、增长泡沫化
      现在各路投资涌入旅游领域,形成一个风起云涌的发展态势。我在国家旅游局管了四年半的投资,那个时候如果有个投资商说要投资五个亿到旅游领域,我会觉得很兴奋,因为这是大投资。现在碰到投资商,一说就是这个项目初步考虑投资30亿,进一步追加50亿,好赖得弄个一百亿的项目。这是一个本质性的变化,当然这里原因很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旅游基本上是可以圈地的最后一个领域。这对我们有一个启示,旅游现在不缺钱,虽然我们可能还认为这个地方有点项目,招商引资有点困难,可能在实际工作中的感受还是有这种感受,实际上严格地说不确切。我们缺的是好项目,好项目缺的是好策划,这些年碰到的旅游投资项目最大的是一千亿,其次的大旅游项目是650亿,这是在东北大庆,这都不是我们最传统的那种旅游了,这个投资项目做的是一个旅游度假区。这样的项目摆在这儿,我们缺钱吗?但是为什么在实际当中我们感觉缺钱呢?这实际上是一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我们有很多东西和市场衔接不够。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自己研究得不够,我们的功课做的不够,我们现在一般的地方都是只强调资源好,怎么好自己说不透,投资商怎么挣钱也说不清楚,自己该做的功课让投资商来做,投资商没有这个耐心,所以当然没有投资商。好的项目在于把这个功课做得非常透,需要投资多少钱,多长时间可以见效,最终可以挣多少钱,一笔一笔摆得非常清楚。

三、要素整合化
      一是运营要素。从旅游的角度,传统的六个要素是行、游、住、食、购、娱,大体上是围绕观光旅游的需求形成的一个产业链,但是现在需要升级,要增加六个要素,就是文化、深入、慢旅游、浪漫、精品、环境。
二是发展要素。涉及到资源、资金、土地、人才、信息、科技、文化、管理、产权九类,针对这九类要素分析,发展不只是资金,如果认为资金可以决定一切,这对旅游的发展是重大的误导。
三是社会要素。社会要素涉及到两个二元结构,第一个二元结构是城乡二元结构,就是旅游发展如何在城乡一体化这个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就现在来说,城市发展比较好,乡镇涉及到一系列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不能只是研究城市这方面。另外一个二元结构是内外二元,一个旅游地区的旅游真正发展起来了,外来的人口和外来的消费会占非常大的比重,同样文化性的影响也会过来,就会形成一个内外二元结构。
四是环境要素。弥补自然环境,提升人文环境,改善经营环境,强化休闲环境,优化交通环境,协调景观环境,严格保护环境,创造好的发展环境。
四、产品多元化
      传统旅游一说就是名山大川、名胜古迹,这实际上是单一的观光产品,单一的发展模式。我们现在的新资源是社会旅游资源,社会旅游资源包括环境旅游资源、生活旅游资源、产业旅游资源,自然而然就构造了一个新的体系,就是从单一的观光转向一个复合,观光、商务、休闲、度假、城市、乡村、文化、特种,就形成一个复合型体系。
五、结构合理化
      就全国而言,旅游发展最大的问题就在结构,很多地方在慢慢调整。如果一开始不做结构文章,恐怕日后会出大问题,这个大问题就在于投资的巨大浪费和环境的巨大破坏,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要下定决心把结构问题研究透。这也包括花费结构、市场结构、区域结构、城乡结构、投资结构、产业结构、产品结构、组织结构、运营结构、技术结构、人才结构、国际结构。这一系列的结构问题都要和市场对应在一起,不应该是单独存在,而是相互关联,互为指引的。
六、服务均质化
      东部地区服务水平高、设施好,中部差一点,西部更差一点。客观来看,之所以讲服务均质化,基础设施改善,短线制约弱化,信息高度流通,这就使几个地区之间原来比较悬殊的水平比较接近。人才全面流动,标准逐步推动,需求逐步启动,形成三个即时因素,这个好处在于使全国旅游的基础水平在提高。另外一方面就是减缓了区域的差距,产生了区域的均质化。随着进一步发展,基本因素和即时因素还会进一步做好。很多地方都是这样,引入一个国际品牌,大家瞄准这个品牌,水平就上了一大块,过了两年,这个国际品牌的很多人员就扩散出来,对当地就是一个总的提高。这一点是非常有利的,所以就是要抓几个典型,通过典型的扩散作用来提高整体的服务水平,达到服务均质化。
七、短线转移化
      从中国旅游发展的历史说,短线制约首先是酒店不足,然后是交通不足、资金不足,大体上是这三个因素。这里尤其要强调一点,我们一般习惯说政企分开,可是对于一些旅游后发地区来说,或者说刚刚发展旅游的地区来说,在第一阶段,政企不分是最好的方式,因为连规模都没有,还谈什么政企分开?所以初期的体制就是政企不分,发展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有分开的需求。国内有很多大景区,比如黄山、峨眉山,都是这样一个模式运作出来的,而且这个模式运作到今天确实能够成功。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的教条主义,本本主义,情况不同,要有不同的看法。有一种情况,是政府完全代替了市场,有一些是追求市场完全代替政府,这也不行,所以这里面要居中寻求一个比较好的模式。
八、文旅一体化
      现在文化很热,但文化还只是经济现象,不足以形成产业,产业化的现状在旅游领域。文化是创造出来的,不是打造出来的,所以要强化旅游的创造性。文化旅游成为文化产业重点,旅游文化创造旅游新兴格局。现在很多地方抓文化,抓起来却落不实,最后所谓的文化一大块转移来转移去,又回到了旅游,旅游现在已经产业化了,所以旅游要跟着忽悠,抓住机遇,利用政策,旅游文化是有政策的,把这些方面好好抓一下,确实是机遇。
九、提升城市化
      现在大城市的通病是太急、太挤、太忙、太赃,越是城市大,城市病越厉害。现在有一些城市,未老先衰,城市的规模没有扩张起来,城市病先有了。从我们来说,选择是人大我小、人粗我精、人急我缓,所以要培育小而精、小而美、小生活、小享受、小趣味,如果追求快速地发展,就做不成了。
现在我看到的全国最好的县城是四川的古蔺县,就是出郎酒的那个地方,那是一个山城,没有多少土地,有一些投资商过去,说要在这儿盖大楼、高楼,当地的县委县政府就坚决不同意,因为如果这么盖,楼压倒了山,山上的味道就完全没了,他们追求的就是小,这个小做下来,让这个城市很有味道。所以城区本身变成了一个大景区,尤其在晚上,在这个城市很舒服,他们对文化的追求很到位。
十、幸福最大化
      社会观念的变化,从"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到"工作是为了休闲"。这两年,幸福成为主旋律,幸福是一种感受,幸福是一个过程,幸福在路上,幸福在休闲中。休闲是创造幸福的基础,实现幸福的渠道,感受幸福的领域。一方面,我们习惯于宏观的思维方式,沉浸于宏大的叙事方式,北京的出租司机都像政治局委员,老百姓都像外交家。另一方面,是实实在在的生活追求。重庆市民描绘的小康是吃吃麻辣烫,打打小麻将,看看歪录像。 旅游不同,第一卖的是环境,第二卖的是文化,有了这两样,就必须保护,想不保护不可能,就是追求利益也得把环境和文化保护好。卖环境、卖文化首先是永续利用,第二是给当地老百姓创造了机会,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旅游起来了,老百姓跟着立竿见影,当年就有收入。所以就意味着我们抓旅游工作是两头幸福,我们创造一个让外来人感受幸福的环境,然后也要创造一个本地人提升幸福的机会。我希望,上班能够铺开身子做事,而不是上班像休息,休息像上班。我希望,下班就能够休闲,有大把的休闲项目可以享受,有三两知己能够聚会。而不是还要假装很忙,态度很好,自己很重要。我希望,社区里老人孩子都玩得高兴,各得其所。而不是老人寂寞,孩子沉重。我希望,我们的城市天蓝水清,树绿花红,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可以吃到放心的食品。而不是在污浊中忍受,在担心中生存。我希望,我们能够从容生活,而不只是活着。我们能够愉快享受,而不是陷入全民焦虑。我希望,我们不要在现代化的陷阱中挣扎,忘记了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的希望并不过分,只是底线,但是在近乎疯狂的增长过程中,恰恰是失守了底线,违背了常识。在我们民族的记忆中,压迫和屈辱是始终挥之不去的阴影,发愤图强是始终追求的目标。今天要摆脱弱国心态,以人为本不仅是治国理念,也是终极目标。为了幸福而工作,在工作中感受幸福。